[债券]债券违约卷土重来 民企债信心仍不足 - 东方财富网

债券违约卷土重来 民企债信心仍不足

2018-10-11 17:42:02

  短短一天之内,4家企业的5支债券违约,涉及本息超过60亿元。短暂恢复平稳之后,债券违约高峰突然卷土重来。

  9月25日,浙江大型民营企业新光集团的两支债券“15新光01”、“17新光控股CP001”同时发生违约,涉及本息金额总计约30亿元。同一天,上市公司吉林利源精制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利源精制”)等3家企业也发生了债券违约。

  这并非近期违约的全部债券。根据数据统计,9月份截至25日,已有9家发行主体的12支债券违约,涉及债券余额合计约165亿元。而自7月份以来,债券违约呈高发态势,到9月25日,三季度单季已有21家企业的47支债券违约,涉及余额达486亿元左右。

  与上半年相比,债券违约的特征并未出现大的变化,基本上都是民营企业,上市公司又是其中的重灾区,三季度6家上市公司违约债券余额达到219亿元左右,占比近半。

  “出现违约的企业,基本上都是高比例举债、资金投向不能覆盖负债的企业。”申万宏源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孟祥娟分析,这些企业过度依靠举债驱动规模增长,但经营效率、现金流没有改善,一旦外部环境变化,借新还旧无法继续,债务问题必然爆发。

    违约集中爆发

  根据新光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新光圆成9月25日披露,截至当日,由于资金紧张,未能筹集资金按期足额兑付本息,其母公司新光集团发行的“15新光01”、“17新光控股CP001”两支债券发生违约,涉及金额本息总计约30亿元。

  披露信息显示,“15新光01”发行规模20亿元,票面利率6.5%,本期兑付日为9月25日,应付本金17.4亿元,利息1.3亿元。截至到期兑付日终,新光集团未能按期足额偿付。此外,发行规模10亿元的“17新光控股CP001”,截至9月22日应付本息10.68亿元,但截至9月25日,新光集团仅兑付70716万元。

  新光集团并非当天唯一一家违约的企业。除了新光集团,利源精制、河南众品食品公司两家企业,也在同一天出现了违约。其中,河南众品食品公司1.5亿元债券本金违约,利源精制5180万元利息违约,涉及本金7.4亿元。

  “对于公司来说,要彻底解决债务问题就要依靠重组,公司也在筹划积极引入国资重组方,有实质性进展会进一步披露。”9月26日,利源精制董秘方程告诉媒体。

  方程表示,此前也在拓展外部融资渠道筹措资金,比如通过商业保理的手段等,但商业保理业务比较复杂,客户也不愿意把应收账款的所有权进行转移,所以这个途径操作起来很困难,因此后来就放弃了。目前公司融资上一方面是通过政府来和银行协调,另一个是希望尽快引入重组方,由重组方系统地解决这些问题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新光债的风险扰动很早就有端倪。新光集团发行的“11新光债”自去年11月开始就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跌,“15新光01”的价格也在今年7月下跌至最低53.23元。

  “上半年新光集团到期的债务集中在3、4月份,当时二级市场因为担忧公司的流动性问题已经有所反应,但随后上半年新光集团债务也都如期兑付,度过了一段平稳期。不过现在开始新光集团又进入债券密集到期期,资金压力较大。”一位新光债机构持有人表示。  东方财富网微信号:东方财富网

    深陷“债务黑洞”

  “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,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。”但对于违约的企业来说,不幸却是相似的。

  “去杠杆打击最大的,是高比例举债、资金投向不能覆盖负债的企业。”孟祥娟称,这些企业往往具有高负债、规模快速增长,但经营效率、现金流高度紧张的共同特点。一旦外部环境变化,借新还旧的负债驱动模式无法继续,企业经营又不能改善,债务问题必然爆发。

  单纯从负债来看,新光集团负债并不算高。合并资产负债表显示,截至2018年6月底,其总资产812亿元,总负债469亿元,资产负债率约为57%。此前的2015~2017年,其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8.87%、58.12%、57.79%。

  但新光集团的资产结构却为违约埋下了隐患。根据新光集团8月29日披露的一份债券募集说明书,截至今年3月底,其短期借款60.85亿元,应付票据3.55亿元,其他应付款3亿元,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48.95亿元,合计超过115亿元。而到了6月底,这一数字已大幅攀升至206亿元,短短3个月增加了91亿元,除了短期借款高达71.45亿元,还包括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131亿元,应付票据3.3亿元。

  短期负债高悬,但流动资产却并不多。截至6月底,新光集团账面货币资金仅有14.19亿元,比年初大幅减少20.74亿元,仅偿还短期借款就存在57亿元以上的资金缺口。即便加上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24亿元,以及19.3亿元的应收账款、68.8亿元的存货以及26.6亿元的其他应收款和流动资产,也不足以偿还上述负债。

  无独有偶,最新数据显示,截至9月21日,利源精制的民间借贷金额为9.2亿元,而这些民间借贷,可能绝大部分已经违约。

  不仅大量民间借贷隐匿不报,违约发生后,该公司同样长期隐瞒。财报显示,利源精制对宁夏天元的逾期债务约1.44亿元,担保起始日为2018年1月12日,还款日为4月11日。据此计算,宁夏天元冻结其账户时,该笔债务违约已至少3个月。

  金额5180万元的债券利息,以及近10亿元的民间借贷,并不是利源精制违约的全部债务。相对于债券,该公司的银行借款、融资租赁等债务面临的风险更大。

  光大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张旭认为,流动资产质量恶化是今年违约的共同点。通常陷入财务困境的企业,往往从流动资产的管理不善开始。

  “这些企业的手法基本一致,就是利用负债做大资产规模,又依靠规模提升估值,再做大负债。”某股份制银行人士说,这些企业规模扩大并不是依靠内在经营增长支撑负债,而是在资产估值增长的前提下,不断撑大负债规模。一旦市场景气结束,高估值不能持续,其债务也无法支撑。

  “以前在宽信用背景下,企业偿还债券的资金大多来自新借贷,即业内所说的‘以新还旧’。现在金融去杠杆的背景下,民营企业一旦借不到新债只能从自己腰包里掏钱还款,但债券都是几亿资金体量,没有多少民营企业自有流动资金能扛住这种压力。”张旭坦言。

  一家城商行人士也表示:“一些企业自身经营还不错,但是因为短期的流动性问题陷入偿债危机的不在少数。本身主业盈利状况如何,是否有发展前景,未来造血能力怎么样,这也是各方评判一家企业是否有救的重要因素。”

    民企融资仍然困难

  9月18日,央行召开“改进民企融资服务支持民营经济发展”的座谈会,央行行长易纲出席会议并讲话,这已是央行两周内第二次召开专门会议,研究如何加强民企金融服务。

  更早些时候的7月17日,银保监会党委书记、主席郭树清带队赴中国银行总行,就银行业加大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服务力度情况进行调研督导,并主持召开座谈会。

  “民企最大的违约风险是实际控制人风险,但这个风险非常难以预测。”张旭表示,从违约案例来看,民营企业可能还存在体外资产风险不清、涉及大量担保问题,以及银行贷款支持力度也较弱等问题。

  孟祥娟指出,投资民企债对机构信用研究的要求高于投资国企、央企发债主体。

  她分析称,在对部分潜在风险的评估上甚至超出了信用研究可以掌控的范畴,正因如此,民企债的估值波动往往更大,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触及市场敏感的神经,给公募基金净值管理带来不小的压力。退一步说,即便民企债有比较确定性的超额收益,考虑到民企发债主体普遍存量债务规模较小,大机构参与其中的投资性价比依旧不高。

  的确,尽管各类“宽信用”政策和会议表态密集出台,在货币政策宽松的态度基本明确的背景下,引导“宽货币”向“宽信用”转变的意图明显,但是传导机制并不畅通,市场风险偏好没有实质性的提升,尤其是中低资质民企再融资仍然非常困难,企业性质导致的利差分化仍处于历史高位。

  因此,孟祥娟表示,对于未来民企发债融资的环境,从政策层面来看,监管机构应通过各种定向宽松政策,鼓励金融机构为民营企业提供资金,积极疏通“宽信用”的传导渠道,为民企债券融资营造良好政策环境。

  东方财富网微信号:东方财富网

东方财富网声明: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,属作者个人观点,仅供投资者参考,并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